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学堂

快乐生活灵活学习开拓视野养成习惯,形成正确价值观!给应试教育夜空带来点点星光

 
 
 

日志

 
 
关于我

星光学堂是媒体记者偶然而起,记者说星光学堂这种教育理念和实践会给应试教育的茫茫夜空带来点点星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大陆、台湾、香港的在家上学实况(转载)  

2013-05-22 23:2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去學校!

                                   —— 兩岸三地 Homeschooling 實況報道
    

                                                  由 陽光時務 發佈          文 / 陳曉蕾                                       30/11/2012 

大陆、台湾、香港的在家上学实况(转载) - 星光学堂 - 星光学堂

香港新闻记者  陈晓蕾

    

大陆、台湾、香港的在家上学实况(转载) - 星光学堂 - 星光学堂
大理在家上学交流会现场照片

 
兒童是一顆樹,不是一張紙。樹能自我生長,開花,結果。

    這句話,來自內地第三届在家上学自助交流会。兩岸三地愈來愈多家庭選擇在家教育孩子homeschooling:不去學校,在台灣是轟轟烈烈地爭取得來的權利,在內地卻更多是渴望民間辦學。而香港,終於有第一個自學家庭高調地站出來,前有線電視記者張惠侶決定讓兩個女兒在家自學,並且得到教育局初步同意──在香港也可以合法地在家上課!

    兩岸三地,每個不讓孩子去學校的家庭,都是當下教育制度更深的反思。

    香港張惠侶:學校教育太狹窄張惠侶是香港第一個站出來的家庭,表明孩子不會上學。她透露香港起碼有大約四十個家庭在家上課,雖然大部份父母都是外藉人士或者留學回來,可是也有本地家庭。

    

大陆、台湾、香港的在家上学实况(转载) - 星光学堂 - 星光学堂

张惠侣的两个女儿在家上学照片

逢星期三,張惠侶都會參加在家上課的小組聚會,每次有五至八個家庭出席,最多一次是有家庭要離開香港,十多個家庭於是辦了一個小小的「天才表演」,孩子逐一表演才藝:跳舞、展示自己織的毛巾被、拿著幾隻烏龜介紹等等。露面的多數是外國人,只有一個香港家庭,丈夫在英文報章工作。「那香港爸爸說:在家上課的本地家庭,時間表比較嚴謹、孩子每天都要學習,沒時間來這裡」張惠侶透露。

    這小組不願接受訪問,本地家庭就更低調,2006年我曾經應邀出席一個私人討論在家上學的聚會,獲悉一些本地家庭靜靜地實踐,近年亦有家庭與理念相近的學校合作,有選擇地參與學校活動。

    升學不重要

    張惠侶和香港一般家長很不一樣,她不介意兩個女兒文思文莉是否能升讀大學:「香港大中小學的校長,都是以進大學為目標,好扭曲。我當年是媽媽說不唸大學找不到工作,可是現在年代不同了,讀大學也未必找到工作、有錢、或者做到自己開心的事。」

    這不是隨口批評,她加入過女兒學校的家教會,當過家教會主席、家長校董,上過中大教育學院的校董培訓班,並且因為工作不斷訪問香港的學校。

    她認真思考教育目的:除了知識增長、判別是非,可以助解決生活中的各種挑戰,而不是像香港學校把學科成績和成長、未來成就掛釣。對兩個女兒,期望是愉快學習、愉快成長,成為對社會有貢獻,有責任感的人。「有了這素質,自然會做應做的事,比學科成績重要太多。」她說。

   環遊世界五年

    張惠侶的女兒很早便沒有去學校:一家四口坐帆船環遊世界了接近五年,在船上,爸爸退休水警警官Arni Highfield是負責訓話的校長,媽媽是執行的班主任,曾經監製港台節目《頭條新聞》的姨媽張惠儀,也上船一年當助教。

    2005年初旅程開始時文莉六歲、文思四歲,爸爸查到帆遊的家庭多選用美國Calvert School的家教教材,上網訂購一年級和幼稚園的兩材教材,不但有英、數、科學等課本習作,還有美術用品和文具。「教師手冊好厚一本,只要你識字,跟著做就行。」張惠侶說得很輕鬆,夫婦都深信開眼界比待在課室重要,並不擔心日後上學有銜接問題。

    每一天,都是「上課」:地理科、生物科、歷史科……兩個小女孩用電腦資料做報告,閱讀大量課外書,又跟著媽媽設計的工作紙學中文。偶然上岸,兩個女兒便會在當地學校上課,包括南太平洋偏遠小島的村校三天、紐西蘭北島的鄉村學校兩個月,澳州昆士蘭的中央小學兩星期等。

    2009年底回到香港,一家四口去了六間小學面試,最後選擇了一間小型的屋邨津校,因為校長老師都很有心,學校推行融合教育,學生包括過度活躍症、聽障等。張惠侶還加入家教會,一年後當上家教會主席,成為家長校董。

    扭曲的教育

    「同學們,吃什麼肉?」英文老師兼班主任問。

    「烏龜!」剛上學的文思興高采烈地說。

    老師的反應是:別傻了,然後繼續問其他同學,文思那天好失落地回到家裡。如果當時老師追問一句:你有吃過嗎?其他同學也許有機會知道世界上有些地方會吃烏龜肉,也許也不會開始取笑文思的中文:「你咁無用!」

    文莉比妹妹適應學校,可是升上中學後,每天回家都累得不說話,她寧願早點睡覺,天天清晨五點主動起來做功課。開學一個月,班主任在家長會說:「現在開課的蜜月期過了,學生要開始讀書啦。」張惠侶馬上舉手:「蜜月期?那怎樣才叫多功課?」其他家長也陸續發問,有個還哭了:「我晚晚都和孩子做功課到半夜!」

    「香港上學就是這樣的了。」、「人人都這樣,難道你不做?」、「成績不好怎入大學?」這是一般香港家長的回應,但張惠侶想的是:「值不值得?」

    
香港農場(HK Farm)的創辦人(左一)在教張惠侶和兩個女兒在天台種菜。(受訪者供圖)

    學校不是社會

    海上生活五年,連本地生活也得適應吧,離開學校,會否影響社交能力?

    「可是學校根本不是自然的環境,上班會規定午餐也不能說話?上司會這樣高高在?香港學校裡的人際闗係,不是必然的。」張惠侶看到的,是兩年來,兩個女兒漸漸由充滿自信,滿腦子意見,變成對事物沒看法,問任何問題,多數回一個「聳聳肩」一臉沒所謂,每天都累得沒精打彩。

    最初她還努力積極,請女兒留意學校裡有趣的事,放學後說三件,一連問了個多星期,三件趣事都是午餐吃了什麼,後來換了飯商,連吃飯也沒什麼好談了。「如果再待在香港的學校,女兒的健康和心智都有影響。」張惠侶認真地說。
    可是這些不都是磨練?

    「磨練可以有其他機會。」她回答得更快。兩個女兒都接受小風帆訓練,並且代表香港出賽,那是非常嚴格的訓練,然而對於學校都不看重。文莉取得小帆船總冠軍,中學老師卻直接說:「讀書更要緊。」文思連報讀體藝中學,連面試機會也沒有。

    張惠侶說之前和體藝中學的校長通了十次電郵,最後一封她寫道:「我以為文思起碼會有機會面試,你的決定,讓我們決心在家上課。」

    家庭國民教育

    九月開始在家上課,兩個女兒都很高興不用去學校,頭大的是張惠侶和丈夫,不斷張羅教材。這跟在船上不同,而要有系統的教學。網上自學教材鋪天蓋地,暫時選擇的是英國Oxford Homeschooling,每天都有不同的學習主題,透過運動、藝術等去學習術科知識。並且不斷參觀「真實的」建築公司、食物加工廠、天台農莊等,甚至爭取實習機會。

    張惠侶的哥哥是一間弱能寄宿學校的校長,用心地在學校加設專業的糕餅訓練和天台種耕。為了增加和同齡孩子相處的機會,張惠侶帶著女兒,連同周三在家教育組織的孩子,去哥哥的學校做義工,由孩子策劃活動,例如剛剛舉辦的 Halloween。


    個案一:文思:學校不用想東西文思今年十一歲,不算愛說話,可是表情非常豐富。

    「在學校,成日都好悶,上課是一塊臉在說話,在黑板前寫字。」她托著臉,然後做了一個很誇張的『悶樣』,眼睛半閉:「在學校上課,我是這樣的,有一次還要這樣。」她用手指撐大兩隻眼睛,認真地強調:「真事來的。」

    可是其他地方的學校不悶嗎?

    「紐西蘭的學校會講故事、學樂器,老師不時說笑話,不會悶。」

    但留在家裡上課,對著爸媽也會悶啊。

    「在家不會悶,可以學科學,不是特別鍾意,但比學校只是學數學好少少。」文思比較家裡和學校:「在學校不用想東西,只是望住老師就可以,但在家裡要多一些思考,要專心一點, 」

    她不很喜歡和同學玩:「四年級時大家還會玩,最近都是講嘢,談卡通片,唉啊,阿邊個中意邊個啊。」突然七情上面,教人忍俊不禁。不好奇這些八卦?「我又覺得是人家的私穩。」文思成熟地說。

    她期待不用上學,可以學小提琴、參加童軍、行山。

    大陸姚泳光:捧喝中國教育內地不少讓孩子在家上課的家長,其實是希望民間辦學。姚泳光就把農村的家變成三層高的「學校」,希望以教育自己的孩子,挑戰和補充中國教育。

    近一百人今年七月聚集在雲南大理,舉行三天的「第三届在家上学自助交流会」,每個在家教育孩子的家庭,背景五花八門:

    交流會發起人徐雪金,放棄浙江的生意在家教育七歲的女兒、四歲旳外甥、三歲的兒子,除了看到孩子上學不快樂,還因為重視基督教生活,他並且在去年成立「在家上學同盟網站」,目前真正實踐的會員超過一千人,分佈各大城市。

    同樣基於宗教信仰的,還有在大理的私塾「內明學堂」,老師都穿古裝,強調佛教修行。相當多的家庭不滿現行教育體制:成都的尚先生說左撇子孩子被老師用掍捧打,被迫用右手;美籍華人王偉其和韓國太太,讓五個孩子都在家上學,因為:「沒有人會比我們更愛我們的孩子。」

    也有因為家長有獨特的教育理念,例如曾經是北京航天大學高材生的「蔬菜媽媽」,在2010年帶著九歲的女兒從廣州來到大理建立小小的生態村,包括民宿、「超人蔬菜館」、四畝有機農田,聚集了各地來來去去的義工,也就有十多名孩子一起在田間接受教育;邱邱老師在大理創辦水學苑,讓孩子在英國夏山學校般自由的狀態下成長。順帶一提,本來號稱「中國夏山」的蒼山學堂,突然被地主中止租約,校長今年四月帶著學生「環球遊學」了。

   建制改革不成

    交流會其中位參加者,是廣東省東升村的姚泳光,他是少數堅持在家上學的孩子同樣擁有學校學藉,並且一直不放棄以法律途徑爭取。

    內地國家高等教育自學考試的條件相當寬鬆,自學孩子沒有學校學籍、不限年紀都可以報考,自考文憑和全日制高校文憑享有同等待遇,一些自學家庭也就不介意是否有學籍。可是姚泳光不同意:「有學籍,孩子才可以隨時回學校。」

    2008年,姚泳光要求小學一年級的兒子在家自學;2009年小學六年級的女兒也可說是被迫不去學校。姚泳光自信滿滿,堅信自己是更好的老師。

    姚泳光來自農村,曾經在公立的鄉村小學任教十八年,他不斷在建制內改革教育方法,1988年已經要求學生背誦《三字經》、《千字文》、甚至《聖經》的金句,並且減少給作業、取消考試,重點培養學生自學。他說學生參加縣統一檢測成績處於中等,合乎村學本身的水平,可是學校並不支持。

    他自小便夢想自己辦學校。1993年姚泳光的母親遇車禍去世,獲得2.5萬賠償,他拿著這筆錢,連同借貸,幾年來陸陸繼繼把自己的房子改建成三層高:有八間課室、幾千本書的圖書館、學生宿舍、羽毛球場、甚至安裝兩部電腦。設備遠遠比一般村校優勝。

    然而不但無法合法開辦民辦學校,反而被控違規建築。「中國教育,尤其是鄉村教育已經追不上社會發展,一定要改變!」他很堅持,只是多年與學校拉鋸抗爭,2007年他終於被開除教師資格。

    在家上學如捧喝

    

大陆、台湾、香港的在家上学实况(转载) - 星光学堂 - 星光学堂

 由自家的孩子在家上学发展到接受外来的孩子的星光学堂

 

 

離開公立學校,姚泳光帶著農村人的執著,一邊種砂糖桔、一邊把家改名「星光學堂」,2008年第一個學生就是自己的小學一年級的兒子天南,次年,第二個學生是小學六年級的女兒天欣,並且開辦暑期班。

    姚泳光以「星光自學輔導中心」的名義招生,遇到當地教育部門大力反對,卻因為《廣州日報》和《南方日報》爭相報導,兒子和女兒都可以保留學籍,現在還有三位城市裡的小學生到來學習,父母分別來自東莞和廣州,都是相信姚泳光的教育理念。

    姚泳光說:「我遇到好多困難,但一步步走到今天,也很神奇。」他覺得媒體幫忙很大,令反對的人不敢有實際行動,又感激得到香港國際優質音樂中學暨小學彭孝廉支持,六次去香港參觀多間私校。

    他不覺得所有學生都要在家自學:「在家上学不會動搖教育體制的,可是會逼使学校教育改革,中國應試教育非常不合時宜,需要在家上學『捧喝』醒醒!」他的理想是培養學都有自學的能力,不論在家或者在學校,都可以自學,老師只是從旁引導。

    正正是肯定學校教育,姚泳光保留兩個孩子的學籍,亦不斷寫信到縣、市、省、全國教育部門以至最高人民法院,爭取恢復教師資格:「這絕不是『一口氣』的問題,是關乎鄉村教育改革創新,關乎公平、正義、依法治教,以及我切身的教師合法權益問題,非依法維護不可。」

    個案二:天欣:同學不愛學習十五歲的姚天欣,剛進了中專學校唸會計,姚泳光期望她同时参加国家師範大學自考。姚天欣坦言最初並不願意離學校:「我喜歡上學,可是爸爸一直叫我在家自學。」由小學六年級到初中三年級,除了開學的一星期和最後的考試,她都得留在家裡自學,她說曾經幾次想回學校,可是爸爸很堅持。

    可是時間久了,天欣也喜歡更多的自由時間,尤其是可以跟爸爸去雲南等地遊學。而且每年學校考試,成績都名列前矛。今年她升上專中,反而不喜歡學校。「學校環境不適合,很多同學對學習的熱愛,並不是很高。」她說:「一些同學好喜歡恥笑人。」

    是因為在家上學,所以不習慣和同學相處嗎?

    天欣否認,覺得自己平時和遊學期間,也可和別人交往:「是學校裡的同學,不是每一個都願意學習。」經過三年自學,她覺得自己的心態轉變:「不再把老師的話放那麼重,也不再把學校看那麼大。」現在正考慮回家自學,準備通過自考拿到大學文凭。

    叛離學校教育?

    中國青年報記者李新玲去年八月寫了一篇在家上學的報導,被出版社邀請,在不足一年內出版了綜合國內各種個案的《在家上學 叛離學校教育》。

    在我看來,國內更多是希望民間辦學,而不是homeschooling一般指學校以外的教育,李新玲也指出「在家上課」在國內,並沒有清楚定義,也沒法掌握人數:「那個機構可以提供人數?反正有帶孩子在家上學的,就是我的報導對象。」

    她說書本出版後曾經接受電視台訪問,那製作人就是從小學就在家自學,可見在國內一直有適齡學生因為種種原因,不去學校。「可是現在不滿體制教育的家庭更多了,而且國內也是這十幾年才出現全職媽媽,可以在家帶孩子。」她相信電腦網絡發達更有條件在家自學,然而這在國內,終歸是少數:「公開考試的考法都是要操練的,自學孩子始終比較吃虧。」

    台灣陳怡光:把學校變成homeschool台灣十五年前開始有家長申請孩子在家自學,如今自學學生不但擁有與學校學生一樣的學習和升學權利,立法院還正蘊藏進一步立法,使學校也跟在家上課一樣,為學生提供適合個性的教育。

    「學校是用19世紀的教學方式,配上20世紀的學科,當然無法培養21世紀的人材。」被台灣傳媒稱為「自學教父」的陳怡光不客氣地說。

    像陳怡光在家教育的兩個孩子,在台灣約有1,600,人數是少數,可是得到的法律保障,是香港和內地都遠遠比不上的。陳怡光並且一直積極推動修改法例,令學校也更以學生為中心:「以前的觀念是國家有權要求人民接受國民教育,現在是人民有權要求國家提供多元化的適性教育。」

    一次集體活動中,台灣在家自學家庭邀請老師為孩子們講解水利系統。(受訪者供圖)

   學習不是一條路

    陳怡光曾經在英國唸商業及電腦、美國修讀MBA、國際研究,「跨國家」、「換跑道」,很早便相信學習不是一條路。太太魏多麗背景同樣際化,她是波蘭人,大學時跟著當太空科技研究員的爸爸到台灣讀書,是華沙大學第一位研究台灣鄉土文學的漢學碩士,研究白先勇與黃春明的作品。

    兩人婚後在美國生下女兒明秀,後到英國工作,魏多麗為了女兒的教育取得蒙特梭利教師證照。2002年一家回到台灣,明秀四歲卻找不到適合的幼稚園,魏多麗於是在家上課。

    十年來,明秀都是在家上課,今年九歲的弟弟明哲,也沒有去過學校。

    制度要改變

大陆、台湾、香港的在家上学实况(转载) - 星光学堂 - 星光学堂

台湾保障教育选择权联盟在推动在家自学的相关法律法规制定和完善



    一個老師講,一班學生聽,懂了還得靜坐著,不懂的繼續不懂。陳怡光認為台灣學校的上課模式非常落伍:「跟我小時候、甚至我爸爸小時候,都沒有分別,可是社會已經變了。」

    教師工會較早前選最佳教師,陳怡光是其中一位評審,也許工會希望自學家長多了解學校,陳怡光看的都已經是最好的老師,處境仍然十分艱難:根本沒有一個模式適合所有學校,班級管理不容易,教師抱怨沒法說服家長,反而要擔起社工的工作……

    「見到好多困難:那你們都已經是泥菩薩過江了,我還要把孩子送進學校?」他指出制度失敗,不是個人可以去改變,是要由下而上去改變制度。

    台灣教育改革始於1994年教師上街,當年教師、甚至家長都去辦學校,森林小學、種籽學苑、全人中學等新理念中學紛紛開辦,可是對體制學校的影響並沒想像中大,而且新的教育實驗計劃,往往因為政黨交往而中止。

    然而「在家自學」迫使教育界不得不回應不同學生的學習需要,「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前年在全台實行,教育改革得到法律保障。一個家長如果不滿現在的教育方式,可以先從自家小孩做起;教得不錯,需要更多資源,可以教鄰居、社區、教會等的孩子;等到運作上軌道,可以登記成團體,經營得非常好,就有錢去買地、開學校。

    陳怡光不想開學校,他致力爭取的是政府修改法律,保障教育改革。現在他和家長一起推動的「實驗教育實施條例草案」已經取得政黨支持,「非學校型態」五個字拿走了,代替連學校都得「以學生為中心,尊重學生之多元智能,課程、教學、教材、教法或評量之規劃,應以引導學生適性學習為目標。」

    「就是把學校變成homeschooling。」陳怡光形容。

    小孩如蟑螂

    大陆、台湾、香港的在家上学实况(转载) - 星光学堂 - 星光学堂

陈怡光的自学溜冰队,快乐学习一个缩影

陳怡光在台灣最多傳媒引用的一句話:「我希望我的小孩是蟑螂!不管社會變遷動盪成什麼模樣,他都能靠多元技能活下來,這才是未來世界需要的競爭力!」

    養「蟑螂」,並不是有錢家庭的專利。

    陳怡光的孩子在家自學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讓太太更多時間可以教小孩波蘭語和波蘭文化。而台灣也有二十八萬國際家庭,當中不少母親來自亞洲五國:越南、泰國、印尼、寮國、柬埔寨,孩子也應該學習當地語言和文化,建立自己獨特的競爭優勢。他相信很快便有團體,為這些家庭開辦共學課程。

    資源,可以由商界付出,台灣有各種各的基金支持自學孩子的計畫,例如有孩子申請七、八萬台幣實踐一年的保育蝴蝶計劃,向公眾推動蝴蝶教育和賞蝶活動;又有台中的孩子自製「犀利冰」冰棒,造型特別包括高跟鞋,還有臭豆腐口味!得到富城基金會支持到台北大百貨公司租攤子一星期賣冰。

    「朋友很羡慕我不用考試,可是不知道做這些計劃書有多難,考試反而比較簡單,把答案背起來就好了。」有個自學孩子,這樣告訴我。

    陳怡光也曾經希望政府派發「教育券」或者退稅,讓家長取回資源,可是問要政府拿錢,所有活動都要有發票,政府就有權去決定什麼是教育,什麼不。他寧願不斷提醒政府:「我們可沒拿你的錢,你就先管好你的學校吧!」

    個案三:明秀:不用浪費時間曾經採訪十歲時的明秀,她說身邊很多人好奇:「有的小孩會說很棒!覺得我很幸福,有的大人會問:怎麼可能、怎麼可以這樣子……這類的廢話!但我還是喜歡在家裡學習,因為媽媽知道我的程度,不會浪費時間。」

    四年沒見,明秀像竹子一樣長得好高!

    期間她果然沒有浪費時間,除了在家學習英語、波蘭語、中文、數學、歷史、地理等,還在在英語話劇中擔任女主角;代表台灣前往泰國參加花式滑冰比賽,獲得青少年組冠軍;又取得加拿大滑雪教練執照;並且得到基金會支持,拍攝蘭嶼的紀錄片;接下來,還會在一部四千億台幣製作的大型音樂劇《台灣舞孃》當排練助理。

    爸爸對她的六點期望:1.當一輩子的好奇寶寶2.建立正確的價觀3.勇於表達自己的看法4.成熟處理人際關係5.有國際觀和同理心6.熟悉通訊傳播媒體。她都做到了,未來會不會唸大學,什麼時候唸,已經不重要。

    明秀說沒有去上學,身邊還是有很多同齡的朋友,在家自學的分別就是:「有很多時間和機會去發展自己的興趣。我國小一年級對天文有興趣,就會用自學的時間做展覽和報告。今年去加拿大一個月考到滑雪教練的執照。機會變很多。」

    陳爸還補一句:「不用像台灣一般的大學生,背著學費貸款!」

   後記:

兩岸三地對 Homeschooling 的翻譯也不同。

    香港張惠侶用「在家上課」,那是平實地形容孩子由學校改到家裡上課,由父母擔任老師。北京記者李新玲用「在家上學」,拒絕去的,是體制裡的學校,孩子改到學堂、私墊等地方上學,除了家長仍然有老師。

    台灣一直用「在家自學」,那是當地教育改革不斷爭取學生「自主學習」,就算離開學校,父母仍然只是引導的角色,最重要是讓孩子可以自學,不怕社會環境如何改變,都有自學能力去適應。

    兒童是一顆樹,不是一張紙。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