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学堂

快乐生活灵活学习开拓视野养成习惯,形成正确价值观!给应试教育夜空带来点点星光

 
 
 

日志

 
 
关于我

星光学堂是媒体记者偶然而起,记者说星光学堂这种教育理念和实践会给应试教育的茫茫夜空带来点点星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广州日报》报道:到公立学校报名注册,取书回家“在家上学”  

2010-10-02 09:3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肇庆一名家长执意自办“姚家私塾” 开学后学校拒绝保留儿女学籍引风波 

   姚泳光梦想着办一所“乡村私塾”。

姚泳光梦想着办一所“乡村私塾”。

姚泳光最满意的是女儿在家上学后,回到学校考试还能得奖状。
姚泳光最满意的是女儿在家上学后,回到学校考试还能得奖状。

姚泳光在家里教一双儿女。
姚泳光梦想着办一所“乡村私塾”。

  42岁的肇庆市德庆县马圩镇东升村的村民姚泳光,遇到了一件烦心事——他的两个孩子一直在家上学,采取的是到学校注册后回到家里上学的方式。

  然而,随着新学期的到来,事情起了变化,学校要求他将孩子送回学校,否则难以保留学籍。

  姚泳光作出了有限的妥协——他将女儿送回了学校,但坚持让儿子在家学习。连日来,他到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讨说法,但未有令他满意的结果。

  让孩子在家上学,这开创了当地教育历史的先例,也抛出了一个新的难题。姚泳光的实验成果,仍有待时间检验。而来自美国教育部的统计数据显示,共有超过100万名美国儿童在家上学;在中国也有在家上学成才的个案,作家郑渊洁办了一所私塾,让儿子郑亚旗在家上中学。

  发生在广东德庆这一场能否“在家上学”的风波,表面上是一个家长教育孩子的新想法,背后却刺痛了中国教育体制的敏感神经。

  文/图 本报记者何涛 通讯员杨明伟

  “姚式”观点

  站在自己家里,姚泳光倍感自豪。他家占地面积超过500平方米,三层楼的建筑有10多个房间,包括乒乓球室、图书室、电脑房,院子里还有一个羽毛球场。在一个偏远的乡村,这项花费达50万元的投资,多得有些夸张。但姚泳光却认为,这幢建筑不仅是家,更是梦工场,他梦想着在家里办一所乡村私塾。

  “姚式”观点

  孩子在学校会缺二元思维 

  在村里,姚泳光算得上是大户,这一切靠努力得来,他带着家人养殖种猪和种植砂糖橘,家境逐渐变宽裕。

  2008年春季开学后,姚泳光就没有让儿子姚天南再去学校上学。如今,姚天南已经10岁了,学校的记忆变得十分模糊,他只在学校里上过一个学期的小学一年级。

  2009年3月,姚泳光又不让女儿姚天欣到学校上学。姚天欣从小就特别喜欢到学校上学,就算下暴雨也不会旷课。当她知道爸爸的决定后,她哭了。但最终“扭不过老爸”,回到了家里读书。

  姚泳光说,尽管孩子回到家里上学,但学籍仍然保留在原来的学校里,不会影响到今后的升学和考试。

  为何执意让孩子在家里读书呢?这与姚泳光的经历息息相关。他曾是当地的一名小学老师,有10多年的教龄,但后来被学校辞退。有人认为,他这是与学校“斗一口气”。

  姚泳光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说,如果是为争一口气,那是对孩子不负责任。让孩子在家里上学,对孩子最好,成本最低,其实作出这个选择,很现实。

  姚泳光坚持认为,如果女儿继续在学校上学,被环境熏陶,就会变得与其他学生一样了,没有二元思维。“她的价值观会很混乱,基本上会变得为分数而学习。”

  根本没有在家办学的经验,有人将他的做法称为是一次冒险。姚泳光回应说,他之前在广州、武汉等参加过相关培训。

  “姚式”教学

  看书、上网与交谈并举

  10岁的姚天南活泼可爱,看到陌生人来到家里,他会主动打招呼:“叔叔好。”姚天南每天早上7时30分起床,扫扫地,读读书,上网看视频、打打球,然后自由自在地去图书室看书。

  尽管孩子们在家读书,但姚泳光对他们的辅导并不多。“具体讲授课本的时间一年可能不到一个下午,但辅导孩子读经典,培养品德、价值观方面花的时间很多。”

  姚泳光给儿子安排的学习计划也不具体,早上从8时30分到11时许保证学习两个小时。学习的内容是看书或是上网。

  目前已上初一的女儿姚天欣回到家后,三分之一时间是完成公立学校的学习任务,三分之一时间是上网,三分之一时间是放松休息。在家里,姚天欣会根据学校的进度自己安排学习计划。“因为在家里学习,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你,所以你要更加努力学习。”

  姚家姐弟的英语、数学学习都是在网上或是借助辅导书完成的。一次,姚泳光带着儿子上网学习小学四年级的数学,“学校要学几天,孩子在互联网上看视频两个小时就学好了。” 

  如此轻松的教学方式,能保证效果吗?姚泳光说,儿子看书很专注,三字经也会背了。“我觉得他学习方向没错。”

  “姚家私塾”没有组织过一次考试。考核学习效果的方式是交谈。“我的女儿,她能与我讨论做人的原则,不用考核我也知道,她的思想比别的学生强。” 姚泳光说。   

  “姚式”成果

  改变、赞赏与质疑共存 

  姚天欣今年13岁,她一直在公立小学上学。直到六年级下学期回到家中。对于在家和在学校的最大不同,姚天欣说,在家学习改变了价值观,她会与老爸讨论,自己学会了思考。“在学校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对和错。”   

  姚天欣体会到的不同还在于提问——在学校里遇到不懂的问题,她常常懒得去问;但在家里遇到问题,她反而会去上网、问爸爸或看辅导书。

  “刚开始我不愿意在家,但现在觉得在家上学不错。”姚天欣说,“如果学校里大家都在玩,我不可能不跟人家玩的。”相比起来,在家里会好一点。

  在家上学也给女儿姚天欣带来了明显的变化。以前,这位女孩很容易发火,但如今发脾气的次数少了。“也许是跟老爸学的,他的脾气好,不会容易被别人激怒。”

  除了受到父亲的影响,促使姚天欣改变的动力还来自书本。回家上学后,她读了很多以前没有读过的书。“《一生三立》里面有很多做人法则。《狼道》那本书,教会了我做强者需要团结。”

  尽管在家上学,但在每个学期期末,姚天欣还是会回到马圩镇中学参加期末考试。初一第一学期末,她考试得了二等奖,第二学期期末,她拿到了三等奖,还被评为“三好学生”。

  为什么能获得“三好学生”,姚泳光说,因为班主任叫学生义务劳动,许多学生都叫不动,但是姚天欣主动去做了,老师还拿女儿的例子去引导其他学生。这一点让姚泳光很自豪,证明孩子在家上学一样可以学得好。

  尽管孩子的表现得到了姚泳光的认可,但质疑和反对仍然存在。姚天欣的姑妈极力反对把孩子留在家里上学,许多村民也不认同这种做法,但这些都没有让姚泳光改变想法。  

  学籍风波

  儿子留家女儿返校

  如今,随着今年新学期的到来,一切又有了变化。

  8月31日,马圩镇中心小学校长通知姚泳光,今年孩子一定要回校读书。否则学籍无法保留。

  姚泳光认为这与他曾做广告在家里招生、办夏令营有关。“我不做广告,他们也不会要求我的孩子回校上学。”   

  9月6日,他拿着一份“在家上学”申请书来到德庆县教育局反映情况,甚至与官员们展开了一场能否让孩子在家上学的辩论。

  “他们拿出义务教育法,称这是违法行为。”

  “我说,孩子到公立学校注册,就是完成义务教育。他们是拿《义务教育法》阻碍教学改革创新。”

  辩论的结果是,德庆县教育局口头要求他“按中心小学要求回学校注册读书”。

  事情陷入了僵局后,姚泳光作出了妥协,他让女儿姚天欣重返学校读初二,但儿子仍坚持留在家中。   

  教育部门

  不能为理想断送孩子前程 

  在德庆县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孩子在家上学的个案,如何处理此事也没有先例可循。

  马圩镇中心小学校长邓海光说,全校1300多名学生中只有这一例,这是个新问题。他不同意注册在学校、读书要在家这种方式。“在家上学,学校没办法监管学生的学习、安全问题和其他问题。学生的学籍将不能保留,家长要自己承担后果。学校也没有行政权力一定要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来,只能家访和谈话。”

  邓海光说,作为监护人,姚泳光不履行自己的责任,“坦白来说,他这样做是为了自己所谓的理想,但把自己孩子的前程断送了。”

  肇庆市教育局教育科有关负责人表示,按照《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家长有义务送孩子到学校读书。“家长说他家里条件比学校好,但没有经过有关部门的评估,这种说法很难成立。”

  他认为,从成长看应该让孩子到学校里去,如果长期待在家容易产生孤僻的性格。“教育是很复杂的,私立学校里学生少,可以进行个别辅导,因材施教的机会多。但一些老品牌公立学校沉淀的教风和学风也是私立学校比不了的,而且公立学校的师资更稳定。”

  尽管一直坚持让孩子在家上学,但对于这种模式能否推广,姚泳光也承认,“这应该是个案。家长的能力达到一定水平才能这样做。包括教学能力与经济能力。”

  姚泳光其人

  痴迷教改的“异类”

  在不少人眼中,姚泳光是一个痴迷教改和办学的“异类”。  

  1988年姚泳光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了德庆县回龙镇昇平小学任教师。在上语文课时,他拿出《三字经》教学生,遭到校长的强烈反对。在当时这被认为是封建思想,但他还是继续教。“因为中国教育改革纲要提到一句,要把中国古代优秀传统文化继承下来。”姚泳光说。

  果然,他的想法得到了印证,五年后,广东省教育厅开始大力推广传统国学教育,学生人手一本《新三字经》。

  刚参加工作两个月,他就给省教育厅写报告要求回家办一所学校,而当时肇庆根本没有民办教育。

  1995年8月份,在一份专门针对他的学校处罚决定中写明着理由,“体罚学生,利用学生打学生的德育教育方法”。对此,姚泳光解释,教育过后学生还是要打人,那就告诉学生:“要以牙还牙,在老师专门去看的情况下打回去。”

  针对学校的处罚决定,1995年12月16日,他向马圩镇教办和德庆县教育局分别写了《申诉书》。1996年8月12日,他向省教育厅反映此事。当年8月23日,他收到“广东省教育厅教育学会秘书处”的回信,“非常支持您在教学中坚持学习教育科学,开展教育科研和改革实验,广东教育的发展和改革需要您这种进取和奉献精神。”  

  1996年开始,他不再向学生布置课外作业,仅在课堂上布置作业,并当堂完成。他强调学生经过教导后,自学能力、学习动力都具备了,但这种做法被称为“懒人教学”,受到质疑。

  姚泳光说,他是在进行一场实验,看一些新教改方法的效果如何。“但我很关注学生和家长的态度。同事们认为我是一个完全的另类,许多东西他们完全接受不了,比如孩子完全可以自学,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后来,姚泳光被调到远离家的另一所学校任教,在他心里,他认为这是对他坚持教改的惩罚行为。2007年他被学校辞退。

  此后,他致力于开办私塾,并留孩子在家上学,又掀起了另一场冲击教育界的风波。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