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学堂

快乐生活灵活学习开拓视野养成习惯,形成正确价值观!给应试教育夜空带来点点星光

 
 
 

日志

 
 
关于我

星光学堂是媒体记者偶然而起,记者说星光学堂这种教育理念和实践会给应试教育的茫茫夜空带来点点星光!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儿童“在家上学”合法化演变历程与现状  

2010-09-15 08:1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儿童在家上学合法化演变历程与现状

 

摘要:儿童在家上学是美国19世纪末开始就已经萌芽的一种独特的教育方式。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努力, 1993年秋季,在家上学最终在50个州实现合法化。在家上学仍然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在家长任教资格、学生考试、政府监督和公共设施使用方面存在发展的困境。各种各样的调查统计显示,在家上学儿童比例增长很快,上大学的人数比例也在不断增加。三个民间组织也在支持和巩固在学上学系统的发展。

关键词;在家上学;私立教育;政府监督

 

一、在家上学的合法化历程

在家上学通常指的是在儿童正常的学习日期间在家学习,而不是在传统的学校接受教育的一种教育方式。在年龄界定方面,一部分认为16岁以下的属于儿童,另一部分人认为18周岁以下才属于儿童。本文持后一种观点。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从来没有对在家上学制度作出过特别的规定。加上美国是一个典型的地方分权制国家,各州在各自所辖的范围内对教育进行管理。20世纪70年代以前,在家上学在大多数州还是被认为是一件违法的事情,一直受到公共管理机构的“围剿”。很多家长为了实施在家上学方案,唯一的办法就是东躲西藏,既然逃学是一件违法的事,就应受到法律的制裁,通常的惩罚就是关进监狱、罚款,直到他们把小孩送回到学校上学。没有人知道20世纪60年代晚期以及70年代早期有多少小孩在家上学。在很多州,唯一的办法就是“躲”,成千上万的家庭就是利用这种方法实施在家上学的。

早在1893年,马赛诸塞州的最高法院就在联邦诉罗伯特案(Commonwealth v. Robert)中强调,所有儿童都应该受教育,但不是说他们都应按照一种方式受教育。也就是说,教育的方式可以多样化,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默认了在家上学合法。1904年印第安那州法院在州诉彼得森案(State v. Peterson)中认为,义务教育法的目的就是保证所有的儿童都应该接受教育,但不是指定他们必须用某种特定的方式接受教育,只要能达到同样的目的,不论采用何种方式都行,义务教育法是针对那些不管他们小孩教育的人而制定的,而不是针对那些有能力并且有机会教育他们小孩、并使他们达到公立学校同等水平的家长。1907年,俄科拉荷马州立法会议期间,采纳了一位议会代表的建议,同意8-16岁的儿童或青少年以其他的方式接受教育,保护家长选择学校教育的权利。实际上,它承认了在家上学的合法性。伊利洛伊斯州最高法院于1950年在处理公众诉勒维斯案(People v. Levisen)时,承认在家上学合法。该案具有划时代意义,该案例认为,私立学校是一个教育未成年人的地方,受教育的人的数量多寡不能决定它能否成为一所学校。伊利洛伊斯州最高法院强调:父母控制儿童上学的权利,义务教育法是用来加强父母亲的自然权利,为年青一代提供教育,与父母对儿童的控制权相对应,其目的是所有的儿童都应受教育,至于他们受教育的地点可以不同。

弗吉尼亚州在1954年允许责任心强的父母在家教育其小孩。当时该州的埃米西和门诺里特社区拒绝把儿童送到公立学校上学,法院在处理此案时比较开明,对那些与父母在一起、接受宗教训练和持有某种宗教信仰,而不愿意愿意接受学校教育的学生予以豁免。从而,在家上学在弗吉尼亚州成为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约翰·霍尔特(John Holt)在宣传和维护在家上学方面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他既是在家上学立法方面先驱,也是教育领域的专家。1981年他出版了《教育你自己》(Teach Your Own),书中详细解释了先前在家上学家庭与法院抗争的诸多案例,告诉人们如何为在家上学家长争取法律上的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新泽西州于1967年的州诉马萨案(State v. Massa),根据当时新泽西的法律,一个小孩必须在一所公立学校或与能提供公立学校同等教育的日间学校相同年级……,或学校之外的地方接受教育。在家上学家长抓住“学校之外的地方接受教育”这一法律上的“含糊之辞”不放。法院最后不得不让步,并作出如下判决:学生数量多寡不能决定一所学校是否存在,一定数量的学生不必接受同等的教育,义务教育的目的是所有儿童接受教育,而不是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进行教育。[1]从而在法律上放宽了在家上学教育的政策。

20世纪6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有一些州陆陆续续放宽了在家上学的条件,允许他们在具备一定条件,或征得地方学区的同意后实施在家上学。

1982年至1991年是在家上学立法最为密集的时期 ,下列州颁布学校条例或规定,允许家长实施在家上学。[2]

 

1982

亚利桑那 密西西比

1983

威斯康星 蒙塔纳

1984

佐治亚 路易斯安娜 罗德岛 弗吉尼亚

1985

阿堪萨斯 弗罗里达 新墨西哥 俄勒冈 田纳西 华盛顿  怀俄明(Wyoming)

1986

密苏里

1987

玛丽兰 明尼苏达 佛蒙特 西弗吉尼亚

1988

卡罗纳多  纽约  南卡罗来纳 北卡罗来纳宾夕法尼亚

1989

北达科塔 夏威夷  梅因 俄亥俄

1990

新汉普希尔

1991

爱俄华

 

此期间,有几个判例在历史上有一定的影响,值得一提:第一个是1987年德克萨斯州的利普诉阿灵顿独立学区案(Leeper v. Arlington Independent School District),在此案中,科迪(Katy)独立学区试图把一位具有任教资格的母亲送进监狱,因为这位母亲在家教育她的小孩,但德克萨斯州法院判决在家上学是一种私立学校的教育方式,宣判该母亲无罪。[3]第二个是1986年纽约州的布莱克威尔德诉萨伏那乌尔案(Blackwelder v. Safnuer)。1988年以前,宾伐西尼亚州和纽约州规定在家上学必须获取地方督学的同意。该案判决家长实施在家上学违法。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布莱克威尔德诉萨伏那乌尔案判决的当天,纽约州议会认可并规定在家上学在该州合法。第三个是1988年宾伐西尼亚州杰弗日诉欧杜内尔案(Jeffrey v.O’Donnel),此案的判决让在家上学成为现实,改变了过去强迫入学的做法,出台了一项义务教育入学法令,准许符合一定条件的儿童在家上学。可以说,至1988年,在家上学已经取得了足够的立法权,立法者们终于同意考虑同意在家上学,前提下他们必须服从一定的条件。[4]只要家长提供每年在家教育小孩的计划,并在每年底出具学业证明,立法者们同意家长在家教育他们的子女。

在1993年,美国最后一个州——密西根州迫于少数家长的强烈要求,在他们的持续抗争以及其它49个州都宣布在家上学合法的压力下,修改了义务教育法,同意儿童在家上学合法,前提是儿童在其家由他或她的家长或法定监护人有组织地实施阅读、拼写、数学、科学、历史、公民、文学、写作和英语语法的教育,同时废除了在家上学家长通知教育行政部门、提供儿童的成绩报告的有关规定。

时至1993年秋季,在家上学最终在50个州实现合法化,尽管历程很艰难,但它满足了教育多样化和个性化的需要。

在全美的50个州中,针对在家上学的状况,有三类不同的规定。一类是高标准、严要求的的州,有如下规定:要求父母亲将实施在家上学的计划通知所在地的教育当局;遵守义务教育入学的有关规定;开设的课程经过州的审核同意;接受教育行政当局的定期检查;参加标准化考试;在家上学的父母具备任教资格;经常有新规定出台挫伤家长的信心。[5]二是中等程度规定的州,通常要求父母亲向教育当局提交子女的学习报告、考试成绩或有关儿童学业进展的专业性评估。三是低要求的州,不要求父母与教育当局进行任何联系。第一、二种类型比较少,第三种类型最多,如美国有41个州对在家上学的儿童没有提出最低限度的任何学术标准。

 

二、面临的挑战

在家上学的家长们也没有赢得最终的胜利,自1988年开始,全国教育协会(The 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每年都在投票废除在家上学制度。他们认为,在家上学项目不能提供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经验,在家上学的学生必须达到州的所有要求,在家上学应限制在中产阶级家庭中,由监护人或父母承担全部的费用,教学应该由具有州教育审查机构颁发合格的执照的人承担,所开课程应征得州教育主管部门的同意。

尽管在家上学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平等和进一步获得入学机会的权利,但在一些方面仍然存在发展的困境。在以下细节方面各个州仍存在法律上的争议:

1、在家上学学生的考试问题。不同的州对在家上学子女有不同的要求。在阿堪萨斯州墨菲诉阿堪萨斯(Murphy v. State)的判决中,法院坚持按照本州在家上学法令,要求在家上学的学生在14岁以前,每年参加标准化测试,如果他们未能在8个月之内达到某一年级水平,他们必须进入教会、私立或公立学校学习。

但在德克萨斯州,父母亲组织考试的权利却得到了法院的保护,在德克萨斯州教育委员会等诉利普尔案中,法院给予在家上学家庭私立学校的地位,但必须具备以下条件:真正实施在家上学,课程由书本、练习材料和其他书面材料构成。

2、家长的任教资格。各个州对家长的任教资格没有统一规定,在肯塔基州,私立学校和在家上学的教师不必具备教师资格;在南达科塔州,任教人员是否具备任教资格没有强行的规定;在夏威夷,父母亲被认为是教育子女的合格教师;在北达科塔、埃俄华和内布拉斯加,政府不能保证教师资格证书是担任教师的最起码条件。  

3、政府监督问题。政府的视导是另一项有争议的问题。在马赛诸塞州的布努内尔诉林恩学校案(Brunelle v. Lynn Public Schools )中,当地学区的区长声称:“我们去在家上学的学生家里是确保课程方案是否实施,是否有教学场地、教学材料、教学日程表,这是至关重要的,我们所关心的不是结果,而是教学过程。”法院却持相反的态度,认为学区区长的理由不够充分以支持家访,而认为依赖阶段性的考试以检验成绩更为重要。

4、公共设施的使用。不少在家上学的学生希望使用公共设施,但往往得不到满足。在高拉特诉米岛斯(Goulart v. Meadows)案中,在卡尔维特县的一个地方学区董事会拒绝了在家上学儿童长提出将地方社区中心改作两个在家上学儿童的俱乐部的申请。在此案中,家长认为,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和平等保护权利受到侵害,但法院认为,社区中心是为社区的娱乐需要设计和自由使用的。我们不想把此地方作为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的场所。对义务教育的支持我们是通过对卡尔维特县资助来体现的,如果将社区中心用作正规教育那是一种重复。

5、参加公立学校的课外活动。在家上学的学生家长在法庭上为他们参加公立学校举行的课外活动和其他活动的权利而据理力争。如密西根最高法院维持了一个地方法院禁止一个在家上学儿童参加地方公立学校课外活动的判决(Reid v. Kenowa Hills Public Schools) 。该儿童的家长瑞德(Reid)认为,缺乏必要的活动影响到儿童将来在大学申请奖学金的机会。但法院判决如下:“因为我们认为现有规定并没有要求被告(学校)允许非注册的学生参加体育活动,这样做也没有出现宗教歧视或者违法平等保护条例。因而,我们维持原判。”[6]学区和体育协会在禁止在家上学儿童参加体育团体、课外俱乐部和课外活动方面几乎是百战百胜。

6、部分参与公立学校学习。在家上学儿童部分时间参加公立学校的学习也是法院经常处理的一个问题。在某些情况,在家上学的学生会参加学校的一些特色班,其它时间则在家学习。自1999年至2003年,18%的在家上学的学生在学校进行了部分时间制注册。[7]美国的10人法庭巡回团就维持了一个地方法院禁止在学上学儿童参加公立学校部分时间班级的判决。

 

三、在家上学的现状

今天,美国国会允许在家上学的小孩作为公立学校系统的一种选择,34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有特别的规定,将在家上学或私立学校作为私立教育的一个不同类别;其它的 16个州分二种情况:一部分把它归为教会、宗教或私立学校一类,并予以特别规定,一部分以普通的公立学校管理规定来约束在家上学。[8]在家上学取得如此的法律地位是经过了较为漫长的历史的。

现在有三个民间组织提供在家上学的服务或法律援助,第一个是全国在家教育研究所(NHERI),其主要目的是提供高质量的研究报告;为公众、研究者、在家上学家长、媒体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信息平台;第二个是在家上学法律保护协会(HSLDA),成立于1983年,现在已成为一个全国性的法律、政治和媒体宣传团体,网址为www.hslda.org,刊载与在家上学有关的法律、立法、研究和有社会争议的事件;大力援助,甚至在法庭上为在家上学家长提供辩护;经常为法律案例做存档工作。第三个是基督教宾夕法尼亚在家上学协会,它成立于1994年,通过开导地方、州和联邦层面的政治领导来促进在家上学事业的发展;为公众提供在家上学的信息;在地方教区扶持在家上学;加强和充实在家上学的教育者;为已在实施和准备实施在家上学家长提供政府的规定;加强、充实和支持有关团体和相关领导。

在美国,各种各样的调查统计显示,在家上学儿童比例增长很快。在1985年,仅有50000名在家上学儿童。至1992年,则有300000名在家上学儿童。1995年秋,美国教育部估计在家上学儿童的名额大致在500000至750000之间。1999年教育部估计数量已经达到850000人。2003年估计约在1100000。时至今日,在家上学儿童的数量估计达到了1600000人。[9]自2002年以来,在家上学儿童的每年以7%以速度增长。美国现在有55000000万学生在96000年公立学校和30000所私立学校上学,在家上学儿童则占了2.9%。

公众的看法。随着时代的变化,公众对在家上学的看法也在不断地改变。在1985年以前只有16%的美国人认为在家上学是一件“好事”,可是到了1999年,人们认为它是坏事的比例从过去的73%下降到57%。在家上学逃避不了新闻媒体的关注和影响,有研究表明,在20世纪70年代,新闻报道将焦点集中在家长的疏忽和不负责任方面。[10]但在今天,新闻报道则宣传在家上学父母在教育运动中的积极影响。20世纪80年代,在《好当家》(Good House Keeping)和《出版周刊》(Publisher’s Weekly)上不见在家上学报道的踪影,而在90年代,在家上学的故事时有报道。

与公立学校的沟通。在加利福尼亚州,学区试图与在家上学的家庭取得联系。社区家庭教育项目成为沟通地方学区和在家上学家庭的桥梁。该项目的宗旨是:父母是儿童的第一个老师,从你成为家长的第一天起,你就是你的小孩生活的最重要的老师。这是我们节目的基础。我们相信在给每个儿童营造最好的教育计划。我们针对不同的学生采取因材施教的方式。社区家庭教育项目给每个在家上学的学生提供书本,教师帮助家长备课,设计课程、批改作业,如果这些在家上学的学生在公立学校注册,那么他们不再被看作是在家上学的了,不再接受在家上学协会的保护。

在家上学青少年上大学的问题。中学后教育机构欢迎在家上学儿童的比例在增加。据统计,2003年超过74%的历经在家上学的年青人(18-24岁)已经修完了或正在修习大学课程,而同龄人的比例却只有46%。[11]根据全美大学入学咨询委员会的统计,各类大学对在家上学进行的审核的比例从2000年的52%提升到2004年的83%。由于在家上学学生缺乏学校证明文件,一些美国大学要求申请者提供标准化测试成绩、推荐信、作业档案袋。很多在家上学学生参加普通发展测试(一种高中水平等级考试),75%的美国大学认可并接受这些学生。近年来,在家上学的学生开始步入名牌大学并获取大学奖学金,在过去的10年中,超过700所中学后教育机构,包括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大学、莱斯大学、斯特德尔大学接受在家上学的学生。[12]现在全美在家上学学生申请这些学校的人数在逐步增加。斯坦福大学2000年接受了7名申请者,但是2007年增加到104名。弗吉尼亚的威廉·玛丽大学最近两年在家上学的数量从49人增加到67人。2000年弗吉尼亚开办的帕崔克·亨利大学专门招收在家上学青少年。

很多人对在家上学存在一种误解,那就是这些儿童不能充分地社会化,成天和父母呆在一起,没有接受广泛的社会影响,而且缺乏与同伴的互动。实际上,在家上学儿童广泛参与课外活动,平均每个在家上学儿童参加8种社会活动。这些活动包括:下午和周末与公立学校活动项目,如体育运动、童子军、教会组织、芭蕾、小团体、邻里互动、部分时间兼职、义务劳动,也和其他在家上学的儿童团体组织合作进行野外旅行。 [13]可以说,这些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在家上学儿童集体生活方面的不足,让他们享受同伴生活,促进他们社会化。

  评论这张
 
阅读(5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